關於部落格
  • 801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斷背山」就在被看好成為史上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高榮譽的同志電影時,意外馬失前蹄。然而儘管與最佳影片錯身而過,「斷背山」卻早已經超越李安的期望與控制,而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在不斷地被譖揚、給獎、討論、批評、解構、模仿、諧擬之後,它已不再只是一部電影,而成了一種現象。從2005年到2006年,這個現象不僅在電影圈內投下震撼,更在性別意識與族群關係等其他細微的社會層面迴響激盪,所留下的影響仍將可望在未來繼續發酵。  「斷背山」在好萊塢史上不論就票房或是得獎紀錄,其實都還不至於算是特別驚人的作品,就同志電影來說,也並不算特別大膽前衛,然而卻因為李安巧妙地以主流大眾極易接受的愛情電影形式,來包裝一個對主流工業來說堪稱冒險前衛的題材,反而將普羅大眾與另類邊緣這兩個壁壘分明的世界,建起了前所未見的橋樑。從獨立製片到好萊塢工業,從前衛評論者到主流媒體,從同志族群到異性戀大眾,「斷背山」風潮達到了極少數電影所曾觸及的全面性境界。不論看過沒看過、喜愛不喜愛、是不是認同同性戀,很少人能在這一陣子逃得過「斷背山」這三個字鋪天蓋地的籠罩,這是史上極少數電影所曾發揮的效應。  然而「斷背山」的成功,並不代表同志未來在影壇就可「前途無量」。奧斯卡的得獎結果,證明了外界的預測與期許都是過於樂觀。在近代史上,女性、黑人與猶太人等一度被壓迫的弱勢族群,都經過近百年的奮鬥,而終於逐漸獲得今日較為平等的生活空間,好萊塢電影在這過程中都曾扮演對觀眾潛移默化的重要角色,以「誰來晚餐」、「辛德勒的名單」等作品大膽碰觸爭議議題。同志會是下一個終於贏得人權奮鬥的族群嗎?「斷背山」在眾望所歸看好奪下奧斯卡最佳影片時,原本將在這段人權歷史中扮演指標意義,但影藝學院以選票表示了:抱歉,他們還沒準備好走到這一步。  與李安長期合作的「斷背山」製片詹姆斯夏穆斯表示,在該片的成功之後,想要得意的去誇耀他們造成了多大的改變,當然是很容易的事,因為畢竟即使在兩年前,也沒有人可以想像一部談兩個男人相愛的電影可以角逐奧斯卡最佳影片。不過對他來說,他真正想要看到並且希望有幸參與的改變,則是讓一個完全出櫃的同志明星,能在異性戀電影裡擔綱並且照樣成為全球認同的性感偶像。  剛以「斷背山」獲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的黛安娜歐沙納則表示,曾有人問她,是否覺得自己選擇去改編這樣題材的劇本「相當有勇氣」,她聽了感到很驚訝,因為事實上,在這整個過程中只有唯一一次她覺得害怕,那是在1998年,22歲同志青年馬修薛伯在懷俄明州遭虐殺的驚人事件時,當時她的女兒也住在懷俄明州。馬修薛伯事件發生時,也是在她與編劇搭檔賴瑞麥克莫崔剛完成「斷背山」劇本的一年後,更讓她驚覺原來從片中的1963年到現實世界的1990年代,世界其實依然一樣,沒有太大改變。  在「斷背山」片尾,恩尼斯去拜訪傑克的父母,希望完成傑克的遺願將骨灰帶到斷背山,卻遭到斷然拒絕。看到這對愛人即使在死後也無法完成如此卑微的願望,固然讓人心碎,但只要想想,即使在今日的現實世界,同志伴侶在其中一方死後,也依然無法在名分與財產上,獲得法律與社會體系的保障和支持,就不難想像為何同志觀眾在看這部電影時,會比異性戀觀眾感到更大的情感衝擊。  「斷背山」對同志來說絕不只是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更時時提醒著他們在生活中至今依然面對的困境。如今「斷背山」的大放異彩,固然讓同志相關議題與創作作品的能見度提高,然而走出戲院,同志在多數生存環境中依然是不被承認、祝福與保障的少數族群。奧斯卡這場只「贏了一半」的勝利,只是更提醒世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