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1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梅蘭芳

向來很少寫影評。電影這東西,大家各自看得高興就好了,大多數觀眾實在不需要別人長篇大論地告訴他們一部電影好在哪裡爛在哪裡,因為反正會喜歡的還是會喜歡,不喜歡的還是不會喜歡。而且影評寫得好的如鳳毛麟角,多一個人來寫些平庸之作也沒什麼意義。不過公司說要作影評,我就只好寫了。第一部倒霉地被拿來開刀的,就是《梅蘭芳》。(無法想像以後真的每周都要寫的話要怎麼辦,我向來只有看到極度喜歡或極度厭惡的電影才會有想寫的慾望。)
梅蘭芳:紙枷鎖下的浮光掠影  在《梅蘭芳》片中,梅蘭芳的大伯告訴他,除非離開梨園行,否則一輩子的戲子生涯,就如同掛著永遠無法掙開的紙枷鎖。在那個戲子地位不被尊重的時代,梅蘭芳身為首席名伶,果然過了一輩子身不由己的生活。沒想到數十年後的今天,在電影《梅蘭芳》中,那紙枷鎖竟依然如影隨形。  在大而無當的《無極》慘遭批評訕笑之後,陳凱歌在《梅蘭芳》中風格轉為內斂冷靜,固然是相當合理的創作曲線,卻也是因題材制約而不得不然。相較於《無極》天馬行空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梅蘭芳》卻承受了太多的桎梏,光從梅蘭芳與孟小冬的戀情如此點到為止就可見一斑。  顧慮家屬感受而輕描淡寫固然情有可原,但如果沒有讓觀眾感受到梅孟二人愛得多深,又怎能體會他們放棄這段感情所需經歷的掙扎與犧牲?導演有權作他的取捨,但觀眾所能得到的感動也將因此打折扣。而飾演青年時期福芝芳的阿嬌,戲分因淫照風波而完全被刪,不更是電影之外的紙枷鎖的最好例證嗎?  以黎明喜怒不形於色的臉龐,來詮釋很少激烈表達情緒的梅蘭芳,其實是個有趣的選角。黎明知道這不是一場模仿秀,而選擇了以內化的方式,來演一個永遠溫和但堅定地對抗世界的巨星,但如果導演說故事的方式無法配合,他心情再多的起伏對觀眾都仍是看不到摸不著。片尾的梅蘭芳在上台演出前,淡淡地對著緊追的媒體與戲迷說:「別跟了,我要扮戲了。」其實電影觀眾並沒有比片中那些媒體和戲迷更貼近梅蘭芳的內心世界,他依然是傳說中那個遙遠的巨星。  《梅蘭芳》片中把大量戲分與角度都賦予了孫紅雷飾演的邱如白,雖然藉著這個身兼兄弟、事業夥伴與戲迷的側面觀點,更容易巧妙交代梅蘭芳曲折的一生,卻也因為梅蘭芳反倒因此成了被觀看的角色,而讓面貌更趨扁平化。而日軍侵華的段落中,甚至有日本軍人因力挺梅蘭芳而不惜自殺,銀幕頓時瀰漫主旋律色彩,一廂情願凸顯民族榮耀的政治正確意味,卻也阻止了全片更上一層樓的超脫。  面對著梅蘭芳的崇高地位、家屬賦予的使命、戲迷與觀眾的期待,以及陳凱歌在《無極》之後亟待重振聲威的壓力,都讓《梅蘭芳》注定了是一部不能失敗的作品,卻也因此更不容許任何恣意的揮灑。而這就是我們所看到的《梅蘭芳》:一種人過中年後的成熟與妥協,如此的優雅而自我克制,卻也如此的安全,因為波瀾不興,只剩浮光掠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