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胡士托風波

李安對於改編各種不同形式的原著向來有其獨到之處,從王度廬的《臥虎藏龍》、安妮普露的《斷背山》到張愛玲的《色‧戒》,有些必須小題大作,有些則需去蕪存菁,對於影響當代文化深遠的胡士托音樂節,則無疑地自然必須是後者。李安從以利特泰柏的原著自傳小說下手,從一個無意間促成歷史盛會的小人物的眼光來切入。既然原始素材本來其實只是沒有太大文學價值的野史軼事,李安與編劇詹姆斯夏慕斯下手更是大刀闊斧。對於一個亟需濃縮並找到新鮮角度的歷史事件來說,《胡士托風波》捨棄了試圖討好所有人的大拼盤做法,而以雲淡風輕的筆調,娓娓道來小人物在歷史巨輪下的小情小愛,這是一個或許看似平淡但其實相當高明且需要勇氣與堅持的手法。 向來最擅長選角的李安,在《胡士托風波》中透過一群精準的角色安排,就已為影片奠定了成功的起點。新人狄米崔馬丁飾演的主角以利,雖然少了一般銀幕男主角的搶眼霸氣,卻以卑微而冷調幽默的方式成功詮釋了一個認命的男同志。加上伊美黛史道頓飾演霸氣跋扈的母親,以及亨利古德曼飾演寡言睿智的父親,片中最重要的三金角成員,構成了李安最擅長的家庭主題中的又一個經典家庭。 家庭成員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以及個人生命探索與至親感情牽絆間的拉扯,是李安作品永恆的命題。《胡士托風波》裡的父親對於母親的無理與自私,不斷沉默地忍讓著,而看到兒子為了家計而犧牲自我夢想坐困鄉下小鎮,終於鼓勵兒子踏出家園,出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這是只有東方導演才會著眼的感情焦點,只有李安最能拍得動人的親情世界。 《胡士托風波》片中這段家庭三人成員間的感情關係,讓影片在原本可能因輕描淡寫而漂浮輕盈的危機中,被重重蓋上了導演鮮明手筆的印記。觀眾彷彿看到了《推手》與《飲食男女》中的郎雄,重新出現在40年前的不同時空裡,延續著李安永遠關心的人性主題。美國評論都因李安沒有拍出胡士托音樂節的風雲際會而對影片大感失望,他們卻不瞭解,能夠舉重若輕其實才是真正高明的功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