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撒旦的情與慾

片中這對夫妻角色沒有名字,只以「他」和「她」做為代號,彷彿伊甸園中男性與女性的縮影。她因喪子之痛深陷憂鬱,身為心理治療師的他試圖以理性誘導協助她走出陰霾,卻阻止不了她自責自殘的傾向。他於是帶著她出發前往森林小屋,期望在那大自然的懷抱裡獲得平靜與療傷,沒想到大自然卻是個更大的黑洞,讓他們最原始的慾望、傷害自我與傷害彼此的黑暗本能都被徹底喚醒。林木與走獸的包圍成了更無止境的牢籠,所有獸性的慾望需求都成了他們內在的象徵。
對於電影形式與題材間的結合碰撞,導演拉斯馮提爾的探索向來都是勇往直前,從以歌舞片形式結合社會悲劇的《在黑暗中漫舞》,到以劇場形式刻意抽離感情並批判美國夢的《厄夜變奏曲》,雖然不時被批評為炫技或耽溺,但無庸置疑的卻是創作者對於電影藝術創作從不妥協的堅持。在《撒旦的情與慾》中,他更拋去了特定時空與繁複形式的限制,將故事簡化到寓言般的凝練結構,僅以詩般的簡潔意象呈現出最複雜難以言喻的內在衝擊。
今年五月在坎城影展首映時,《撒旦的情與慾》片中露骨的性愛和暴力場面讓全場驚呼連連,有些畫面甚至讓部分觀眾以手遮眼不忍目睹,大量挑戰觀影極限的內容獲得兩極評價。但拉斯馮提爾深知媒體會以怎樣的角度評斷他,他甚至懶得為作品多做解釋。這是一個太聰明的導演,聰明到不需也不屑假裝與凡俗之輩平起平坐。 這樣的創作者的憤世嫉俗,其實是非常可以理解的。而他可以選擇不去面對他根本不在乎的觀眾與評論家,但他不能不誠實面對自己。而拉斯馮提爾不論手段如何爭議,讓人無法質疑的是,《撒旦的情與慾》絕對是他近幾年走過憂鬱症的生命幽谷後,踩著自己的斑斑血跡所寫出的故事。演員只是為他發聲代言的管道,所有最黑暗訊息的源頭都來自導演自己的人生。
許多演員都喜歡聲稱自己如何「信任導演」,如何「將自己交給導演」,但看了威廉達佛與夏綠蒂甘斯柏在《撒旦的情與慾》中的演出,可能會讓他們發現自己口中那種「信任」根本只有辦家家酒的層次。兩人在片中各種讓人無法想像的赤裸身心撕裂情緒的高難度演出,將演員與導演的關係以及演員彼此間的合作關係,推向了另一種境界的里程碑。更讓人嘆服的是:威廉達佛事後表示他跟夏綠蒂其實根本不大熟。如果不是對於導演付出絕對的信任或甚至信仰,如果不是擁有高度專業的演員素質,兩個演員是不可能交得出如此深刻的演出互動的。
《撒旦的情與慾》當然不是一部適合多數觀眾欣賞的電影,但其中令人坐立難安的驚悚成分,用意卻並非讓人驚嚇與痛苦,而是像古希臘悲劇一般地讓觀眾在看過最極端悲苦的境遇之後,透過情感宣洩與了解自我而得到滌清(catharsis)的作用。這是一個最誠實面對人性最黑暗角落的導演,以毫不妥協的直視拍出來的伊甸園寫真。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少了拉斯馮提爾,這個世紀的電影藝術將會失去許多珍貴的角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