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眼淚

蔡振南在《眼淚》中飾演一名年屆60即將退休的刑警老郭,警察後輩們都對他當年那一代前輩刑求犯人的手法大感好奇,但其實兩代行事作風早已截然不同。學弟們對這個明顯已與大家格格不入的學長,只因輩分而表面殘存幾分敬意,私下並不真的拿他當回事。老郭工作之餘則私下在療養院當義工,照顧著已無行動能力的病患,在警察的職務之外過著另一種不為人知的生活。 老郭在工作之餘買檳榔,與鄭宜農飾演的檳榔西施小雯結為忘年之交,小雯因家庭背景痛恨警察,在發現老郭竟是警察後心情複雜,卻也誘使她進而探索關於家中隱藏多年的謎團。老郭則因偵辦一件高中女生吸毒致死案,莫名執著地非要查個水落石出,卻也讓自己惹上麻煩。每個人深藏的仇恨、憤怒、歉疚與悔恨竟暗中牽繫,而只有尋求真相,才能進一步尋求隨之而來的贖罪與寬恕。 鄭文堂從首部劇情片《夢幻部落》,就明確展現他對於捕捉社會底層人物氣味的獨到功力,也讓他在眾多國片導演中樹立獨具一格的草根與陽性氣息。在《經過》、《深海》、《夏天的尾巴》等片的摸索嘗試後,《眼淚》終於又看到了他重回最擅長的領域。片中從小旅館裡所聚集勞工階級的言行色彩、檳榔西施在天真少女與江湖世故間的矛盾融和、以及年輕警員們無聊打屁的低級趣味,都充滿一般學院派導演想做作也作不出來的真實感。光從橋上遭噴漆的「無情的城市」字樣,就彷彿與帶著老狗相依為命的老郭相互映照,精準地為身處生命與社會邊緣的蒼老靈魂點題。 蔡振南的擔綱,毫無疑問絕對是《眼淚》之所以能存在的最大功臣。這是一位不需演出就渾身是戲的演員,還記得他在吳念真導演的《多桑》裡,光靠背影就讓人低迴不已的動人畫面嗎?在《眼淚》中,他與老狗間的感情互動,則是最能展現他生命心境的動人時刻。然而卻也正因他不需太多誇張言語和表情就可戲味十足,加上片中角色已年屆60,部分演出(例如幾場刑求戲)若能再「收」一些,其實也許反倒更能呼應角色蒼涼無奈看盡世事的況味。 鄭文堂在《眼淚》中首度將更重的責任賦予演員,也的確讓蔡振南、鄭宜農都交出令人喝采的表現。但例如阿雯在發現老郭竟是警察時隔著遠遠距離狠狠一瞪,表情是不是作得太多了呢?房思瑜雖演出賣力,但較戲劇化的演出方式與其他演員卻也出現詮釋風格的落差。以如今鄭導多部劇情片的歷練,的確也到了需要更加嚴厲把關的階段。台灣許多由紀錄片導演改行的劇情片導演(如周美玲、林育賢),雖然在處理議題與象徵符號等方面常有出色視野,但在指導演員演出方面卻常見要求不夠細的盲點。這當然不是什麼左右影片成敗的嚴重疏失,但卻是可以更臻精緻完美的關鍵。畢竟一部電影在基本的說故事之外,能否由佳作更上一層樓成為精品,往往就在於那些即使放大檢視也耐得住深究的細節,這是對一名用心拍片的好導演愛之深責之切的期許。 雖然有關房思瑜飾演的高中女生劇情,似因刪減過多而模糊失焦,讓這條故事線較難讓觀眾進入狀況,但蔡振南與鄭宜農所飾的兩個角色,仍在片尾交會出了震撼人心的高潮。在深藏多年的驚人秘密終於浮出水面後,南哥面對鏡中的自己,模糊的視野已看不清眼前景物,十多年不曾流過的淚水終於傾洩而下,這是這一年來國片最動人的一個畫面。老郭在片中不斷出現的清洗意象,最後則由小雯為母親洗頭的收尾相互連結呼應,讓贖罪與寬恕成為一體兩面的課題,也在無情的城市中,為似乎遙不可及的正義增添了更多耐人尋思的空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