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獵豔

張鈞甯在《獵豔》中飾演一名攝影師,意外拍到對面大樓裏,溫昇豪與周姮吟飾演的一對男女在做愛。她興奮地與朱芷瑩飾演的小說作家姊姊分享這刺激的插曲,剛好為苦無靈感的姊姊提供了寫作的突破。但隨著她所目擊的越來越多,更發現自己的姊姊原來所扮演的角色也並不單純,原本的偷窺樂趣竟逐漸墜入無法收拾的混亂局面。 國片長年以來因資金與市場的限制,而在類型發展上嚴重缺乏變化,因此《獵豔》的出現其實是相當令人驚喜且好奇的。導演在台北人最熟悉的早餐店、社區巷弄、小公園、頂樓加蓋、大樓管理室、百貨公司等城市空間裏,構築出一個觀眾相當可以認同的場域,並在其間試圖發展在國外早已行之有年的懸疑類型電影。但懸疑類型電影最重要的,就是讓觀眾不由自主地被好奇心所驅使而進入劇情。該弔胃口的就得堅持賣關子,不該讓觀眾分心的資訊則得去蕪存菁。一旦觀眾腦中出現了一個又一個不該有的問號,就會馬上打斷流暢的心理旅程,而讓他們對片中角色保持著滿腹狐疑的距離感。而《獵豔》片中並不乏這種俯拾皆是的「問號」。 例如:如果溫昇豪的角色真的那麼有魅力,可以遊走在不同女人之間讓她們難以自拔,但他可以在鄰里之間從偶然邂逅跳到乾柴烈火成為床伴炮友,這其間過程倒底是怎麼發生的?導演的確給了我們早餐店做為起點,但從這起點到床上的距離實在太遠。而如果他與周姮吟的床戲是如此的赤裸生猛,當張鈞甯透過偷窺的鏡頭見證著這一切,為何她自己的情慾世界卻可以平靜無波?能夠讓她勾起激動情緒的,難道就只有「姊姊有秘密瞞著她」的這種事情嗎?如果她已是職場上首屈一指的攝影師,私下生活裏為何卻可以仍如同一個不染塵埃的純潔女孩? 導演的確為張鈞甯安排了一場她的想像世界,讓她漂亮又平靜的表象稍微被打破,但也僅止於此,我們仍然無從窺得這個主人翁內心的掙扎與困擾。她說:「我拍到的太多,想看的,不想看的,我全都得承受。」觀眾卻其實並不清楚她到底承受了什麼。而許多問號並無解答,許多訊息卻說得太多。朱芷瑩飾演的姊姊,從第一次看到妹妹所偷拍到的照片,臉上就明確流露出「心裏有鬼」的表情,讓觀眾從影片開始沒多久就已心知肚明這個姊姊絕對不單純。當然,朱芷瑩的那個表情,只有我們觀眾會看到,就在她面前的妹妹絕對不會注意到。 張鈞甯一場在陽台上納悶自言自語的戲,尤其暴露出編導在說故事方法上的最大問題。現實生活中究竟有誰會像電視連續劇裏面一樣,一面歪著頭做出思考狀,一面喃喃自語心中的疑惑?巧合的是,張鈞甯去年才剛在日本導演小出正雪的《不會飛的鳥》裏,同樣演出過自由自語的戲碼,結果一樣令人不忍卒睹,而這其實不能全歸罪於她的演技以及向來頗受詬病的口條,因為也許換成張曼玉來自言自語,也一樣會讓觀眾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而當一個演員在演出時自己對他所說出的台詞感覺到尷尬的情緒,觀眾其實是感受得到的。 類型電影所需要的,其實是與國片演員向來所習慣的相當不同的演技方式,才能符合懸疑劇情所需的節奏與張力。曾以《面子》中的女同志角色入圍金馬獎女主角的楊雅慧,在片中飾演戲份雖少卻具關鍵性的角色,便以她好萊塢的紮實歷練示範了這樣一種精準有力的演繹方式。她還沒開口說話,光是從走路的腳步聲與敲窗叩門的節奏,就可以讓情境頓時緊繃,真正發生肢體衝突時更絕不手軟,多虧了她「沒在怕的」且毫不拖泥帶水的演出,才為趨於平淡的局面迅速增添調味料。 然而原應驚悚的殺機最後卻輕輕帶過,就連死亡也太過輕鬆可得。下手不夠狠的結果,就是讓這個故事成為中產階級在太過平靜無趣的生活中偶然浮現的小小夢魘。乍看以為一身冷汗,轉念一想其實倒也平安無事,並不會真的留下太多痕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