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乘著光影旅行

《乘著光影旅行》片中從李屏賓與最重要搭檔侯孝賢導演的合作揭開序幕,回顧他如何在當年台灣新電影的早創年代,與同樣懷抱電影夢的夥伴一同摸索,留下此後永留影史的一部部經典。以及他如何轉赴香港發展,在商業電影的工業體系下,自我鍛鍊專業技能與強悍的生存力量。隨後又如何透過各國導演的邀約合作,以他深具東方哲學的運鏡手法成為國際影壇景仰的當代大師。 《花樣年華》片尾梁朝偉在吳哥窟對著洞口訴說秘密,這個經典畫面究竟是如何產生的?李屏賓與侯孝賢導演在長年的合作關係裏,又是如何互相刺激影響,而成為彼此創作生涯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些引人好奇的電影秘辛,都在《乘著光影旅行》中得到令人拍案叫絕的解答。然而這部紀錄片最動人的,並不僅在於它對一個重要電影工作者作傳的歷史意義,更在於它如何深入觸及一個精彩人物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 長年遠離台灣且對許多人來說仰之彌高的賓哥,在片中毫無保留地對鏡頭訴說他的感情:長年獨自在海外工作的孤獨、因無法陪伴母親與家人而感到的歉疚、工作壓力下的疲憊焦慮,以及在專業領域上無人能取代的自信與成就感。特別是片尾的一個小故事,道出他在得知獲頒國家文藝獎時,因正在沙漠拍片,一場戲拍完竟有20幾通未接來電,讓他緊張慌亂地一度以為家人出事,幸好後來一通簡訊才讓他釋懷。在無人可以分享擁抱的時空得知獲頒最高的榮耀,他心中最迫切關心的卻是家人的安危。然而賓哥也坦承,人生常常無可奈何,他若要多陪家人,就無法選擇這樣的工作,「可能一生不快樂」。而年輕時選擇了這條自己喜歡的路,也就註定了人生沒有十全十美。成就再高的大師,背後都有無法彌補的遺憾,以及被迫犧牲成全的家人。 導演姜秀瓊以追隨楊德昌導演的台灣新電影背景,對於這位台灣重要影人的傳記生平自然感觸良深;香港攝影關本良則以攝影後進的專業與仰望姿態,細膩地呼應李屏賓對於每一個鏡頭的用心良苦。兩位導演的合作,讓這部紀錄片在專業與人情兩個方向達到了少見的平衡,而留下處處有情的溫柔筆觸。光是在擷取賓哥作品的片段上,就足以讓觀眾立即了解,李屏賓之所以能讓國際導演心悅誠服,究竟是從他的鏡頭裏說出了怎樣不同的故事。從《珈琲時光》中咖啡店外川流車窗上所反射的耀眼陽光,到《花樣年華》裏張曼玉穿著旗袍步下樓梯時在牆上映照出的纖細身影,「因為演員的動作造成光影變化,光就有生命了。」 片中一段李屏賓自己拍攝的家庭錄影帶,則鮮活精準地道出了這位攝影大師對自我的養成教育。看到樹叢中一片葉子兀自劇烈擺動,彷彿在開心地跳舞又像在絮絮叨叨地說話,賓哥開心地如小孩子般馬上以鏡頭紀錄,並忍不住與那片不時又故作平靜的淘氣樹葉「對話」起來。正是能夠隨時注意到生活中這些耐人尋味的平凡風景,才能在工作時隨機應變地將種種資源隨手撚來,讓爆米花、塑膠袋都成為他打光的法寶。對於從事任何一種創作的人來說,這段家庭錄影帶都是重要的一課。 攝影師的工作,是要透過鏡頭成為導演的眼睛,呈現出導演心中所想要的畫面,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一名攝影師究竟能不能擁有自己的「風格」?《乘著光影旅行》片中透過一段最百看不厭的迷人片段,巧妙銜接了賓哥歷年來在各國導演作品中所拍攝過的火車畫面,從大陸風光到台灣鄉土記憶,從日本新幹線到法國鐵道,火車與火車、車上的人與車下的人,快速地交會與交錯,正如這部紀錄片片名所呈現的意象,淋漓盡致地透過捕捉光影,來讓轉瞬即逝的時光停駐,也讓觀眾領悟到,原來所謂「風格」並不在於鏡頭動或不動或是濾鏡的色彩選擇,而是在於你所選擇觀看世界的方式。正如賓哥所說的,他所想要傳達的就是:「景物依舊,時光流逝,人事已非。生命還有希望。一點點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