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1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暮光之城:蝕

許多評論者對於《暮光之城》系列作品,總是自視甚高地以輕蔑語氣,將其斥為純粹滿足少女情懷的浪漫綺想,但影片類型與目標族群,並不應被視為決定一部作品成就與價值的先決條件。《暮光》光是能夠把一個已被僵化的吸血鬼類型搬到現代重賦新生,以少女與吸血鬼間不可能的戀情做為素材,透過人類對於得不到的愛情的嚮往,以普世共通的人性做為基礎,這個故事架構其實的確已足以成為發展系列電影的前提,就看你能從中拍出什麼樣的作品。 《暮光之城》系列從暢銷小說搬上銀幕,必須面對許多實際層面的問題,例如:這些主角們真的太年輕了,選角若要忠於這種青春本色,就難逃演員演技稚嫩的弱點。更關鍵也更尷尬的重點則在於,吸血鬼傳說之所以可以長久風靡不墜,其中一項最核心的元素,就在於吸血鬼所象徵的那種沉淪墮落的肉慾色彩。固然《暮光之城》正因反其道而行讓吸血鬼成為純情俊男而暴紅,但前兩集電影同樣也因太過陷溺於什麼都不能做的純愛格局,畫地自限於只能紙上談兵的柏拉圖感情,也難怪最大宗粉絲都侷限於少女族群,畢竟要一般成年觀眾遙想只能在「二壘」止步的感情故事,實在是太不切實際。 《暮光之城:蝕》做為系列電影的第三集,加上隨後的第四集將分為上下兩集上映,等於讓它成為五集電影的中間點,也因此讓它處於一個尷尬的位置,因為觀眾很清楚地可以預期到:這部電影裡其實什麼都不會發生。全片雖然一直在強調「抉擇」的重要,貝拉面對是否要讓愛德華把她變成吸血鬼的抉擇,是否要在結婚之前對愛德華獻出童貞的抉擇,以及她在兩個愛她的男人之間的抉擇,但觀眾都心知肚明,直到本集片尾,任何抉擇的結果都不會發生的,也因此再多的游移不決,都將只是令人不耐的虛晃一招。 真正讓《暮光之城:蝕》得以有效突破前兩集困境的,其實竟在於泰勒洛特納飾演的狼人雅各。在上一集中已預告將逐漸扮演重要角色的他,在這集中更加明確地成為介入貝拉與愛德華感情的關鍵人物,並為貝拉與愛德華之間早已陷入僵局的關係,適時增加了張力與衝突。泰勒洛特納在上一集裡動不動就要脫衣露出六塊腹肌,固然常成觀眾訕笑焦點,但他的不穿衣服在這集裡卻因劇情設計而多了順理成章的正當性,不僅藉以凸顯出狼人熱血澎湃與吸血鬼冷血蒼白的對比,更讓狼人明確且攻擊性十足的性吸引力,與吸血鬼無法滿足貝拉情慾需求的退縮互為對照。曾執導《惡夜30》的新任導演大衛史雷德,有效地抓住了這一集的這個重點,並加入了更多打鬥動作戲,雖然其實只能算聊備一格,但至少應可讓陪伴女友看片的男性觀眾不致看得那麼痛苦。 相較於泰勒洛特納稱職地搶盡焦點,飾演貝拉的克莉絲汀史都華,則因連續三集裹足不前的角色性格,演出方式已陷入一號表情的僵局,只有在一場與父親的性教育尷尬對談戲裡,才得見她稍為鮮活有趣的面貌。同樣陷入苦情窠臼的勞勃派廷森,則反倒靠著情場對手狼人的戲份加重,讓他連帶因多了競爭對象而得以展現較多的掙扎、痛苦與體諒等情緒。在全片最關鍵的高山帳篷戲裡,貝拉冷到牙齒打戰,冷血的愛德華卻無用武之地,只能被迫痛苦地看著雅各抱著貝拉為她取暖。雅各對愛德華說:「面對現實吧,我比你更溫暖(性感)。(I am hotter than you.)」這句漂亮的雙關語終於讓感情的戰場出現了些許煙硝味,也讓透明無味的純愛終於染上了些成人的色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