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0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桃姐

由許鞍華執導的《桃姐》改編自監製李恩霖的真實故事。片中的梁家在移民美國之後,只剩劉德華飾演的Roger還在香港電影圈工作,成為桃姐唯一服侍的少爺。年事已高的桃姐有天中風了,此後自己決定退休住到老人院去。Roger被迫開始為桃姐打點一切,並獨立照顧自己生活,從過去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開始重新注意到這位從他小時候就開始一直陪在他身邊的人,主僕之間的關係終於開始微妙地轉變。 桃姐當了一輩子傭人,早已習慣從不麻煩別人,有人對她太好,只讓她更加惶恐。少爺吃完飯後,她才自己在廚房裡站著吃。太太給她紅包她不要,只願意收下飛機上贈送的免費襪子。但這並不表示她沒有期望,從葉德嫻婉拒一切時低垂流轉的眼神,與對Roger來看她的欲拒還迎,都洩露出她在自我堅持與渴望被關心之間的拉扯。 葉德嫻曾說,飾演桃姐這個角色「沒有什麼難的」,只有看過影片的人才能理解她為何可說得如此輕鬆,因為這真的不是一個光靠演技就可詮釋的人物。要揣摩中風老人的肢體只是技術性的問題,但如果沒有戲外葉德嫻長年獨來獨往的生活,與子女長久疏離的親子關係,就不可能讓桃姐這個人物的冷靜自制如此真實到讓人心痛。她在受訪時曾說:「什麼是親情啊?其實就算是你生的,或者是你媽媽,或者是你的誰,沒有緣份就是沒有緣份。」片中的桃姐看到長年被棄置院中無人聞問的孤獨老人時,所看到的正是葉德嫻這種看破人世的淡然。 劉德華在《桃姐》中以最低限度的演出,來呈現一個從頭到尾很少明確表達感情與想法的人物。他的衣著簡單到常被誤認為工人,在忙碌工作之餘似乎沒什麼休閒,在桃姐長期照顧之下,習慣過著雖然簡單但顯然飲食品質相當高的生活。只有透過劉德華戲裡的眼神,我們才看到Roger似乎正經歷一段細微的心境轉變。他在看著桃姐翻閱過去收藏時,看到她是如何看待早年拉拔他長大的那段回憶;他在老人院裡一對母女發生爭執時,看著桃姐冷冷地無言直視前方若有所思;他也看著桃姐在發現老人院裡一名好友已離開時不經意流露出焦躁的肢體語言。而他看到三個老同學如何懷念桃姐的廚藝,又看到媽媽與姐姐如何談起桃姐。透過別人如何看桃姐,桃姐又如何看老人院裡的悲歡離合,Roger也藉此重新拿捏且界定了他與桃姐間的關係。 向來最擅長刻劃香港小人物的許鞍華,在《桃姐》中為了呼應這個主人翁沉默的生命,採取了比以往更加低調含蓄的手法,不論是偶見的嘻笑詼諧,或是犀利的社會觀察批判,都僅僅點到為止,但她的手術刀的精準並不因此打折扣。老人院裡一名老婦的女兒,不斷指責媽媽當年溺愛兒子,後來兒子卻不管母親死活,讓她當女兒的反而得獨立負擔經濟重擔。又老又病原來並不是人生唯一的悲慘,再加上階級與性別差異等等複雜網絡,老人院裡的每一個人以及與她們相關的人,甚至包括負責管理的主任,都有沒說出口的故事,而關於家人的故事,更往往是最痛也最說不出口的,老人院成了這所有悲涼故事的集中地。 然而《桃姐》並不是一個在殘酷現實裡一廂情願地歌頌母子溫情與人性光明面的催淚故事。Roger從前被桃姐照顧,他投桃報李在她遲暮之年陪她走完最後一程,是道義也是感情,但他終究真正把桃姐當成乾媽或親人了嗎?家族合照時讓桃姐一同入鏡,真的代表梁家把她視為家人了嗎?劉德華片中面對桃姐後事時冷靜低調的演出,為這個故事保留了謎樣的想像與詮釋空間,也讓觀眾的淚水在湧出之前及時降溫,但那些未能宣洩的淚水卻可能在看過之後仍在心中翻攪,也讓桃姐這個令人不捨的人物繼續留在觀眾記憶中揮之不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