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

《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中刺殺凱撒的布魯托,由薩爾瓦多斯特利安諾飾演,他在2006年出獄後從事演員工作,導演選中他擔任男主角後,因他由生命中歷練的獨到演技太無可取代,乾脆全片都回在他曾服刑8年的雷比比亞監獄拍攝,從獄中囚犯挑選所有其他演員。片中便在這群囚犯演出的舞台劇《凱撒大帝》謝幕之後,倒述回到了6個月前,讓觀眾從頭開此參與這一段戲劇生涯的成型過程。 這種非職業演員的劇場,通常都根據演員本身的外型、個性與習慣來安排適合的角色,並不會刻意要他們挑戰相反方向證明演技。這群監獄大哥們個個風格獨具,因此選角試鏡過程不僅趣味盎然,也讓觀眾得以稍為認識每個演員與他們的故事。而這群未經戲劇訓練的演員自然不按牌理出牌,隨著排練開始,他們竟在背誦台詞與互相對戲時,開始將自己的心情故事、對劇本的感想,以及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融入劇中,他們開始在劇中發現自己人生的對照,因此演來愈發投入,劇場演出的虛實之間也因此越來越難分辨。 導演塔維安尼兄弟最於這段排練過程最關鍵的美學決定,在於選擇全部以黑白拍攝。由於劇場整修,片中的排戲導演只得在獄中各種不同場地克難地排練,而在獄中那個封閉而缺乏變化的有限空間裡,黑白攝影讓各種不必要的瑣碎細節都為之淡化,只以最基本的線條浮現,因而構築出了一個因時空模糊而更具劇場虛構色彩的背景,並讓出色的演員演出享有應有的視覺焦點。 一場布魯托與卡西歐發現凱撒三次拒絕王冠的戲,尤其凸顯了黑白攝影的迷人之處。倆人站在室內窗旁,卡西歐看著窗外凱撒在儀式中拒絕帝位,並對布魯托描述這段過程,布魯托一度也忍不住想看向窗外,但導演認為他應該不願意看,要他換個方式演,他想了想後,決定在窗下蹲下來按捺情緒,成了窗下的一個陰影。亮晃晃的窗外上演著冠冕堂皇卻令人憂心的儀式,黑暗的室內則正醞釀著意圖推翻這一切的計謀,雖只是一個窗口的簡單場景,卻因強烈的黑白反差而讓劇情意在言外。 這些演員們不由自主的投入,讓他們在演出布魯托與安東尼等人物的經典獨白時,呈現出與傳統莎劇演員截然不同的懾人力量。在獲得滿堂彩的劇場正式演出後,片中一名主角最後回到牢房,對著鏡頭說出:「自從我認識了藝術,這牢房便成了監獄。」這句點題的台詞固然讓許多觀眾更容易了解全片意涵,卻也矛盾地成了減損想像空間的畫蛇添足之舉。當觀眾看到這群演員在舞台上享受喝采之後,分別落寞地被關回各自囚房,應該就足以傳達同樣的訊息。然而暇不掩瑜,這群演員的演出,證明了牢籠關不住創造藝術的能力與渴望,而人在經歷了藝術作品的滌清作用之後,更再也無法讓自己無視於原本生活的陳腐平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