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01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有關蔡明亮退出金馬獎競賽之始末

10月23日,金馬獎公布入圍名單,原本被預期應是今年國片在入圍名單中最有斬獲的蔡明亮新片「黑眼圈」,意外地只入圍女配角與音效兩項,影片導演與男女主角全軍覆沒,過去曾以阿亮作品獲獎的攝影廖本榕也落馬。現場媒體議論紛紛,並紛紛提問請評審團主席張昌彥解釋原因。偏偏張老師解釋的說法又處處充滿矛盾,不但不足以釋疑,反而更讓本屆評審的標準讓人難以理解,一場環繞著蔡明亮的金馬風暴就此展開。 當日,我所寫了一篇特稿: ●蔡明亮再度掀起金馬藝術商業爭議  向來備受爭議的蔡明亮,不管入不入圍,得不得獎,都是討論焦點。過去蔡明亮的電影反應兩極,入圍沒有得獎是很常見的狀況,今年卻意外地在金馬入圍名單中,連影片、導演項目都落馬。金馬獎當然不必一定要肯定蔡明亮,但是若是天真地將鼓勵方向簡化為商業與藝術二選一的邏輯,卻未必能讓國片拍出更多讓普羅大眾都能感動的作品。  國片自從新電影時期以來,由於侯孝賢、蔡明亮等人頻頻在國外獲獎,台灣本地電影市場卻逐年萎縮,創作導演們從此就揹上了背離觀眾拖垮票房的「原罪」。然而一個健全的電影環境,原本就應該是商業電影與藝術電影同時並行發展的,好萊塢的創意與人才,許多也是由美國豐沛的獨立製片尋求養分,兩者互為良性刺激。每個導演各有自己適合發展的方向,有人擅長商業大片,有人適合藝術創新,台灣的商業電影消失了,卻只怪創作導演們盡拍觀眾看不懂的片,其實是很奇怪的邏輯。  如此的謬誤持續了十幾年,到如今仍在上演。蔡明亮的「黑眼圈」儘管在國外備受好評,卻被金馬評審認為太過沉溺個人風格,在當前電影市場中不應被鼓勵,因而在過去入圍常勝的影片、導演項目都缺席。矛盾的是,過去幾年蔡明亮的「不散」、「天邊一朵雲」等片,都是國片年度票房常勝軍,如今卻被認為無法「讓大家都能感動」。蔡明亮當然不是一定得受到肯定,但是如果以為不去鼓勵蔡氏的創作路線,就能相對讓台灣的主流電影起死回生,這樣的評審方向若真想救得了國片,可能仍是緣木求魚。● 11月4日,蔡明亮召開記者會,宣佈從本屆金馬獎與金馬影展撤片,並永遠退出金馬獎競賽。以下是我當日的報導: ●不在意入圍結果 批判部分評審言論粗糙 蔡明亮:永遠退出金馬獎競賽   從拍片到發言都走在爭議路線的蔡明亮,昨日再度放砲,公開批判本屆金馬獎評審的粗糙言論,並宣布永遠退出金馬獎競賽。他平靜地表示,他了解外界一定會說他「小孩子脾氣」、「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這些他都不在乎,但他希望能提醒大家來思考,這個影展有沒有失去它的核心價值?   蔡明亮新片「黑眼圈」上個月在本屆金馬只入圍了女配角與音效2項,影片與導演等主要獎項全部槓龜,引發影壇議論。蔡明亮表示,他當日得知入圍結果,其實一點都不在意,反倒是次日從媒體得知部分評審的發言內容,才開始對於此事感到不平。   不夠普羅? 票房從不差   本屆金馬評審團主席張昌彥在宣布入圍名單時,對於「黑眼圈」在主要獎項落馬表示,評審認為不應鼓勵太過沉溺於個人創作的作品,在當前國片的票房狀況下,應該肯定更能感動普羅大眾的影片。對於這種暗指他的作品「無法感動普羅大眾」的說法,蔡明亮指出,從2 001年的「你那邊幾點」,他就已經擺脫國片「票房毒藥」的稱號。他的片子向來自給自足,不僅錢賺得回來,還可讓投資者有意願繼續投資,去年的「天邊一朵雲」票房更達2000多萬。但票房這種早已不成立的理由,如今卻還出現在評審的言論中。   蔡明亮批評,許多金馬評審成員「不是神經大條,就是心裡有鬼」,希望他們多看報紙、注意社會。他說:「救國片講了10年了,是誰讓國片票房更好了?你們這些當評審的教授們,培養了哪一個商業導演來拯救國片了?」   太自溺? 我只是有堅持   蔡明亮對於評審所指「沉溺個人創作」一事則強調:「我是堅持,我不是自溺,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從什麼時候開始,堅持去做一件事變成是錯誤的?變成是不應該被鼓勵的?」金馬獎評審擺明要鼓勵商業而不鼓勵個人創作,他憂心這樣的狀況已不僅是電影圈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問題。他表示,他已茁壯了,這些言論傷不到他,但傷到的會是像「一年之初」的鄭有傑這樣後來的新創作導演。   蔡明亮將本屆評審名單一一提出討論,「看起來好像很嚴密的選擇,但為什麼常常凸槌?」他對於部分評審的發言感到不解,他表示,小蟲說蔡明亮「把他的攝影師當植物人」:「這話是在諷刺我的攝影師還是諷刺植物人?這話請你收回去,否則你自己受。你程度不好,不可以說人家爛。你得過金馬獎,我的攝影師廖本榕也以『不見』得過金馬獎,那部作品的鏡頭也是不動的。這樣講的話,國內有很多植物人攝影師,那侯導的攝影師是不是也是植物人?」   對王童、張昌彥說抱歉   蔡明亮表示,他對於擔任本屆金馬獎主席、也是他的前輩王童導演感到很抱歉,也知道評審團主席、也同是他老師的張昌彥,在課堂上一直以他為榮,但他不能不跳出來,指出一些多年來積非成是的觀念。他說:「如果金馬決定今年不要鼓勵創作型的人,那請問鄭文堂(本屆評審之一)是不是創作型的導演?王童什麼時候拍過『商業』片了?」、「當你聽到一些謬論的時候,你是不是應該堅持跳出來反駁,不然你怎麼夠格當評審?」 ● 如此爭議的議題,當然不能只聽當事人講話,需要搭配一篇特稿來分析評論一下,以下是我當日的特稿: ●評審爭議不斷 阿亮又放炮   蔡明亮又放炮了。這不是第一次,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阿亮的確是一個有話不吐不快的導演,也的確相當情緒化,但若沒有金馬獎評審每年都引起爭議的評審標準,也就沒有阿亮放不完的炮。   金馬評審產生爭議,已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早年各種片商勢力介入評審成員,評審各自昧著良心幫特定影片拉票的狀況,是家常便飯,得獎結果也常因此出現「雖沒道理卻又毫不讓人意外」的方向。   有鑒於評審爭議不斷,過去幾年新聞局一度開放媒體旁聽評審過程,卻只是讓大家更對所謂評審的專業程度竟可如此荒腔走板,感到瞠目結舌。各種金馬評審的經典發言,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例如批評「花樣年華」中的張曼玉復古髮型為頂個牛糞,或是某知名國際製片擔任評審團主席,從頭到尾只能以是否「動人」二字來評斷所有電影,乍聽儼然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在連評數個獎項都變不出其他字眼後,卻已成為笑話一樁。   看電影是很主觀的事,每個人永遠都有自己的好惡,沒什麼好爭論或勉強的。但既然要比賽給獎,當然就得有個能夠講得出來說服人的說法。你可以說一部電影結構混亂、人物平板不具說服力、技術粗糙、或者連故事都講不清楚,但是不能說它「自溺」或不夠「感人」,因為永遠都會有其他人認為「我覺得很感人啊!」;如果有些電影是要刺激你的思考,而不是要感動你,那是不是就沒有被肯定的價值了呢?   拿部最近熱賣的例子來說吧,日本片「佐賀的超級阿嬤」,相信大多數看過的人都會同意,它真是一部感人的電影啊,老少咸宜雅俗共賞,若要以「感人」的標準來衡量,應該去很多影展都可以得個最佳影片吧?但從較「專業」的角度來看,該片不論從美術設計到女主角的外型,都跟書中那個貧困生活裡的老阿嬤應有的樣子相去甚遠,原著中幽默樂天的精神,也只得到刻板片面的呈現,這都是一群評審在評斷一部電影時應有的考量,否則開放觀眾票選就可,不必專程請這些「專業」人士。   至於「如果鼓勵了這樣一部電影,會釋放出什麼樣的訊息,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那真的更不是評審需要思考的問題。奧斯卡的影藝學院會員不會這樣想,威尼斯影展的評審不會這樣想,金馬獎評審當然也不必。畢竟金曲獎也並不會因為鼓勵了陳珊妮,就會導致蔡依林的唱片賣不好。 ● 金馬已落幕,蔡明亮的撤片事件也已不再有人提起,僅在此整理出有關這段過程的文字紀錄,以供有需要的朋友作為參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